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信息要闻

新闻动态

  • 赓续红色血脉 践行初心使命赓续红色血脉 践行初心使命
  • 航天三江“红色百年 建功航天”党史学习教育培训班航天三江“红色百年 建功航天”党史学习教育培训班
  • 吉林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实践研修班吉林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实践研修班
  • 中国北方车辆研究所“重温红色历史 传承奋斗精神”党史学习教育培训班中国北方车辆研究所“重温红色历史 传承奋斗精神”党史学习教育培训班

联系我们

上海红传教育培训

联系人:18721990796(叶主任)

QQ:645260548

邮箱:645260548@qq.com

地址:上海市奉贤区望园路1698弄31号22幢4层4187室

从2003年非典看疫情对上海宏观经济的影响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浏览次 2020-02-27 00:00:00

  虽然非典与新冠肺炎,在传染规模、传染范围、传染性、致死性等方面有诸多区别,但疫情对于特大城市宏观经济影响具有一定的相似性。本文主要针对非典疫情对于上海宏观经济指标影响程度、持续性、时序特点等进行总结分析,以期为应对本次疫情提供借鉴。

  考虑到全国第一例非典发生于2002年12月,到2003年6月上海疫情基本消除,各项防控举措逐渐取消。因此,本文选取2002年12月至2003年10月上海宏观指标,对月度同比增长速度进行对比分析,得出如下结论。

  一、非典对上海GDP影响持续两个月左右

  2002年12月,广东爆发非典疫情。直到2003年4月初,上海出现第一例非典病人。2003年6月2日,上海正式执行《关于调整防治传染性非典型肺炎若干措施的通知》,标志着从应急转向常态。因此,上海非典病例发生及疫情防控主要集中在4月和5月。

  第一,非典疫情对于上海GDP增长的影响主要集中在5月和6月。2003年5月与6月,上海GDP增长速度分别为10.3%和10.5%,明显低于其他月份的12%左右,出现了明显下滑。这与上海非典疫情主要防控周期(4月和5月)具有一定的滞后性有关。

  第二,非典疫情对于第三产业的影响最大,对于第二产业的影响较小。在非典影响下,第二产业只在2003年4月出现增速下降,而第三产业在5月和6月出现明显回落的情形。第一产业增速也出现了较为平缓的波动,但持续性相对较长一些。

图1 上海GDP及三大产业增长情况

  二、对运输等服务业影响较大,对工业影响较小

  第一,对运输、仓储、邮电服务行业影响最大。由于非典时期对于人员和货物流动的严格管控,运输、仓储、邮电等服务行业受影响严重。2003年5月和6月,上海运输、仓储、邮电行业产值同比增速下滑至-10%和-8.3%。金融服务业对于疫情的反映具有一定的前置性。2003年3月,上海金融业产值增速出现明显下滑,增速为0,但随后快速反弹。非典疫情对于批发零售业的影响不甚显著,其产值增速只有在5月出现了微小的收缩。

  第二,对工业总产值增速影响较小。2003年,上海重工业总产值增速较为稳定,只在4月和5月出现了小幅下滑。虽然2003年上海轻工业产值增速出现了趋势明显下滑,但并没有因非典出现断崖式下滑。

图2 上海主要产业产值同比增长情况

  三、对国有企业的影响大于外资企业

  从各类所有制企业工业总产值增长来看,非典对于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的影响要远远大于外商及港澳台投资企业。在非典影响下,国有企业与集体企业工业总产值增速在3月进入下滑通道,4月和5月到谷底,6月之后逐渐回升。外商及港澳台投资企业只是在4月出现小幅下滑,随后便稳步向上。

图3 上海不同所有制企业工业总产值同比增长情况

  四、对商品进出口影响不大

  整体来看,非典疫情对于上海商品进出口影响不明显。2002年12月至2003年10月,上海外贸进口和出口总额、口岸进口和出口总额增速是“锯齿状”波动状态,维持在30%-70%之间。2003年1月出现的相对低谷,极有可能是由中国春节期间的停工歇业造成。从全年数据来看,2002年至2004年,上海进出口总额增长速度分别为21.8%、37.1%、35.7%。并未发现2003年上海进出口总额增速有明显下滑。

图4 上海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情况

  五、对地方财政收入影响有限

  非典疫情对上海地方财政收入的影响周期为1月左右。2003年,上海地方财政收入在4月增速减半,从3月的40.1%下滑至4月的19.4%,随后在5月便反弹至37.5%。由于地方财政支出与政府计划相关,规律性相对较差,因此非典疫情对于上海地方财政支出的影响难以判断。不过,上海财政支出增速在3月至7月的高位运行,与非典防控过程中的财政支出也有一定关系。

图5 上海地方财政收入与支出同比增长情况

  六、对社会消费产生结构性影响

  第一,非典疫情对商品零售总额产生结构性影响。在非典疫情影响下,上海吃的商品和穿的商品零售总额增速出现明显下滑,分别从4月的7.2%和6.7%下滑到5月的-0.1%和1.5%,但随后便迅速回升。这与2003年“五一黄金周”遇疫情管控而变冷有关系。广大人员居家防疫,导致逛街吃饭及购物行为大幅减少。从技术图形来看,用的商品和烧的商品并未受非典疫情影响。

图6 上海不同类型商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情况

  第二,非典疫情对零售商品价格产生结构性影响。在非典疫情影响下,2003年上海居民消费者价格总指数在4至6月出现一个波峰,其值均超过100;其他价格指数在4月与5月超过100的有食品、医疗保健和个人用品。上海食品价格指数受非典疫情影响最大,其波动与疫情周期基本同步。上海食品价格指数在2003年4月与5月处于较高位置,分别为102.1和101.6。非典疫情期间,食品价格波动与食品特性及疫情防控有关。在食品保质期较短的影响下,食品存量有限;受制于非典防控,食品生产供给受阻。医疗保健和个人用品价格指数受疫情影响也非常明显,影响周期较长。医疗保健和个人用品价格指数在4月至8月之间全部超过100。受非典疫情影响,娱乐、教育、文化用品及服务价格指数在5月跌落至99.8。非典疫情期间,上海居民外出大幅减少,具有人员接触较多特性的娱乐等服务业客源较少,因此其价格也会出现下降。

图7 上海不同类型商品零售价格指数变化情况

  (作者系上海发展战略研究所城市部部长,博士)